人员甄别栏目合作狐说西游宽带自助
首页>新鲜事>图登克珠:从农奴后代到政协委员

图登克珠:从农奴后代到政协委员

2019-03-13 21:26:20作者/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北京3月12日电题:图登克珠:从农奴后代到政协委员

    新华社记者强力静、春拉、马云飞

    图登克珠对自己今年两会上带来的几份提案建议信心十足,其内容涉及尽快在青藏高原启动人文科学综合考察研究,以及进一步提高青藏高原野生动物肇事赔偿标准等。

    “我以前的提案基本都通过了,并得到了落实。”这位来自西藏大学的全国政协委员说。

    从1998年当选西藏自治区政协委员算起,这位有着20多年政协履职经验的“老委员”,已经在自治区和全国的政协会议上提交了近200份提案。

    “接地气”的提案

    “加大西藏环境保护力度,在西藏减少白色污染,打造西藏拉萨街头巷尾‘藏式’风貌……”谈及过去的提案,图登克珠如数家珍。这些提案的落实,让他倍感欣慰和振奋。

11.jpg

    2016年,图登克珠在林周县牧区考察调研,了解牧民家庭收入情况。(受访者供图)

    其中,图登克珠最骄傲的是关于藏羚羊申请入选2008年北京奥运会吉祥物的提案。

    “2001年得知北京申奥成功,我就有了这个想法,并围绕藏羚羊展开调研。2003年全国两会上第一次提出,2004年又接着提,最后藏羚羊终于入选了。”他说,“藏羚羊是反映青藏高原生态环境变化的‘晴雨表’。为了准备这份1000多字的提案,我先后请教了十多位从事藏羚羊研究的专家和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的管理人员,征求他们的意见。”

    这份提案得到采纳,不仅让藏羚羊这一古老而珍稀的物种为更多人知晓,也引起世界对青藏高原气候变化的关注。

    作为西藏大学中国少数民族经济专业博士研究生导师、教授,图登克珠一直关心着西藏的教育问题。“西藏拥有久远的历史和厚重的文化积淀,应该培养自己的高级人才。”他说。

    2003年全国两会上,图登克珠提案建议在西藏高校设立博士点。经过西藏大学校方的不懈努力,2013年经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审议批准,西藏大学民族学、中国语言文学、生态学三个一级学科获批为博士授权点,实现了该校博士学位授予和一级学科博士点零的突破。

    图登克珠这些“每提必中”的提案并非出自空想,而是来自他与西藏民众长年的深入交流,以及他和研究团队的大量实地调研。

    图登克珠曾走访无数农牧民家庭、城镇居民、寺庙古迹,只为及时获得关于西藏民众生活状况方方面面的第一手资料。

12.jpg

    2018年11月,图登克珠在拉萨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德吉康萨小区”扶贫搬迁点进行调研。(受访者供图)

    2002年夏天,在纳木错附近调研的路上,一场洪水引发的交通意外险些要了图登克珠的命。车祸中,图登克珠头部严重受伤陷入昏迷。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图登克珠的母亲和妻子不忍在手术知情书上签字,决定带他回家,并请来藏医。喝下藏药后,图登克珠奇迹般苏醒了过来。

    经过五年的藏药治疗与调理,图登克珠得以重返工作岗位。他后来写出提案,建议国家和社会进一步关注藏药等民族医药的发展。

    作为一名全国政协委员,图登克珠时刻提醒自己:“用西藏的眼光看全国的发展,同时用全国的发展经验指引西藏。”

    西藏的孩子

    今年,共有2000多位全国政协委员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图登克珠是其中之一。

    全国政协委员来自中国的各行各业,有科学家、政府工作人员、企业家、艺术家、少数民族干部及宗教人士等。每年3月,委员们齐聚北京建言资政。

    “政协委员对我而言除了荣誉,更多的是责任。”图登克珠说。

    他对自己的另一个身份感到自豪——“西藏的孩子”。“我用它作为网名。”他说。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图登克珠出生在西藏自治区昌都市江达县的一个牧民家庭。对于能够如愿当上一名教师,他一直心存感激。

    “60年前,多亏了中国共产党,西藏的百万农奴才能获得解放,作为农奴的后代我非常感激中国共产党的恩情。”他说。

    1988年从重庆西南师范大学毕业后,图登克珠有机会留在内地工作,但他选择回西藏教书,“哪怕是在一个偏远的村子里当一名小学老师”。

    他说:“我们西藏人很看重教育、尊重老师,因为老师是智慧的象征。”

    后来,图登克珠来到西藏大学任教,带领学生和研究团队研究西藏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各种现实问题,并将研究成果编写成书供各级政府部门参考。这一干,就是三十多年。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国致力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图登克珠为之振奋不已。他主动自学市场经济理论,并把这一学科带进课堂。

    “我渴望了解西藏,希望家乡变得更好。只有找到西藏在发展中的种种问题,并提出解决方案,我才能算得上是一名合格的政协委员。”他说。

13.jpg

    2018年4月,图登克珠随自治区政协经济委员会在林芝市察隅县边境小康村考察调研。(受访者供图)

    作为一位研究区域经济和旅游文化的专家学者,图登克珠常常走访国内外各地调研和学习。

    说起2010年在法国的一次经历,图登克珠记忆犹新:当时几位外国人在西藏人权问题上向他提出质疑。

    “我是老师,我很愿意回答你们的问题。”面对这些怀疑论者,图登克珠说,“人权包括生存权和发展权,举个例子吧——我的父母是经过旧西藏的人,在旧社会他们没有上过学,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怎么写。如果今天的西藏真像你们所说的那么糟糕,我怎么可能作为一名大学老师坐在这儿跟你们一起交流呢?”

    讲好西藏故事

    讲好西藏故事是图登克珠的一个愿望。“申请做我的研究生必须满足三个条件:读懂西藏、感恩西藏、服务西藏。”他说。

    “服务西藏,并不是要求他们在西藏待一辈子。学生毕了业,去什么地方发展都可以,但我希望不论他们走到哪儿,都能讲讲西藏的故事,让更多人了解西藏。”图登克珠说。

    他说,如今西藏人民生活安定祥和,拉萨社会治安平稳,“女司机在夜间开出租车,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图登克珠说,他是西藏过去60年变化和发展的见证人和受益者。他说,有学上、拥有自由并实现个人理想的他,是成长在新西藏幸福的一代。

14.jpg

  图登克珠参加全国两会时在人民大会堂前的留影。(受访者供图)

  目前,图登克珠指导着9名来自中国不同民族的博士研究生。即便如此,他还是认为西藏文化有很多内在的东西需要感知、感悟,在西藏文化面前自己还是个初学者。

  “对我来说,读懂西藏,解决西藏发展中的问题,讲好西藏故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图登克珠说。


[编辑:李璐]